恐怖詩人導演黑澤清:能拍電影我就很幸福
頭條

2019-12-13 00:00:00

他拍出了恐怖片的最高境界


12月7日,日本導演黑澤清出席第二屆海南島國際電影節大師嘉年華的活動,中國香港資深影評人、策展人徐匡慈擔任主持。在活動上,黑澤清不僅分享了從影以來的創作經歷,還有最新作品《旅途的結束,世界的開始》的拍攝幕后。


本文整理自黑澤清-大師嘉年華實錄


“對我來說,只要能拍電影就很幸福。


1980年,仍值膠片時代,黑澤清用8毫米膠片拍攝的《禁錮學園》在PFF匹亞電影節中獲獎,成為了他開始制作電影的起點。
?
“拍電影這個事情在我生活的時代是非常困難的,當時沒有數字電影,年輕人想拍電影的話,有一個方法就是使用8毫米電影膠片。
?
膠片要花費非常多的錢,不是說想拍就能拍的,這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工作,要有很多的人員參與其中,電影是普通人沒有辦法拍攝的。
?
對于我來說,只要能夠拍攝電影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有機會就要去拍。但是想進入商業電影的領域并不是那么容易,這其中我也經歷了很艱難的過程,做了很多各種各樣的工作之后才好不容易獲得了一個拍攝商業電影的機會。當時只有粉紅電影這種類型可以用很低的預算就拍攝商業電影,對于我來說是非常幸運的事情。
?
當時拍攝的預算也非常少,比如說我的出道作品是70分鐘的商業電影,拍攝的日期只有三天。《女郎漫游仙境》的預算會高一些,但是也只有一個星期的拍攝時間。


我的經驗是,盡量做到自己想做的事情,但要保證在預算范圍和拍攝日期之內完成我的作品,在這個范圍內充分發揮自己的才能或者自己的創意。即使是現在拍攝一些預算比較高的作品,在比較短的時間周期和預算范圍內拍攝電影,也是我必須遵守的義務。
?
即使是在很大的預算范圍內,也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做的到,凡事有一個極限,我們要跟極限做斗爭,在極限范圍內最大限度發揮我的才能和充分反應我的創意,這是我的一個特點。


美國學習電影的經歷


1992年,黑澤清以最佳原創電影劇本《超凡神樹》獲得圣丹斯協會提供的獎學金,隨后赴美國攻讀電影制作。
?
“我很喜歡美國電影,一直想著我要是能拍美國電影就好了。因為我自己制作的第一部電影是在最低限度自由的情況下完成的,所以我會覺得美國電影和我的拍攝方法有很大的不同,如果能把在日本學到的拍攝手法和在美國學到的疊加在一起,對我未來的電影生涯有很大的幫助。所以我去美國的時候,學習了很多美國電影的拍攝手法。
?
其實我并沒有針對哪一個類型去進行學習和鑒賞,美國電影對我來說本身就是一個大的類型。動作片、恐怖片、懸疑片我年輕的時候都很喜歡,一直都很想嘗試拍攝。但是在日本我怎樣拍攝這些類型的電影呢??
?
我覺得需要深思熟慮,否則在日本文化的影響下,我們沒有辦法把美國的拍攝手法直接搬到日本來。我在美國也試著拍了一些影片,但是會有一些不順暢的感覺,所以我覺得要把美國電影的類型做一些調整,按照日本人能夠接受的方式進行拍攝。”???


拍攝《X圣治》參考了《沉默的羔羊》


汲取了美國商業電影的創作精華以后,黑澤清回國拍攝了讓他聲名大噪的恐怖犯罪電影《X圣治》。
?
電影以催眠術為線索,深刻剖析了刑警追擊嫌犯的過程中所展露出的黑暗人性,冷峻疏離的畫面影像營造出陰森壓抑的電影氛圍,被認為是開拓了日本恐怖電影的代表作品。

?
“在我看來這是一部驚悚片,所以我按照日本的方式進行了拍攝,我參考了當時的美國電影《沉默的羔羊》,我自己非常喜歡這部作品,所以我想能不能以日本的方式拍出來。
?
但是在真正拍攝的時候,我采用了和美國電影完全不同的拍攝手法。這其中也有受到日本電影的一些限制,簡單地說電影中的很多場景都是用一個鏡頭完成的。
?
當時使用這種拍攝手法的還有一位臺灣導演,以及希臘導演安哲羅普洛斯,這兩位也是我自己很喜歡的導演,我覺得自己受到了很大的影響。
?
從結果上來說,這部作品的評價非常好,但我覺得在剛剛拍攝出來的時候,它不屬于美國電影,也不屬于當時傳統所認為的恐怖電影,是一個非常難以分類的電影,正巧就成為了日式恐怖電影的所謂開拓之作。


《岸邊之旅》里的共存空間


希臘導演安哲羅普洛斯的電影對黑澤清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在安哲的電影中,過去和現在會存在于同一個空間,而黑澤清的作品里面也會有同樣的情況出現,比如在電影《岸邊之旅》里,死去的人和活著的人就出現在了同一個空間里。


“寫電影劇本的時候,導演的自由度很高,創作出來的故事會有很多的時間和空間。但是在拍攝的時候,我們只能拍到眼前所能呈現出來的東西,也只能表示這些東西,其實會有一個矛盾和限制。我們怎么去突破這些限制?
?
我覺得我的作品中有很多的幽靈,這些幽靈可能是很可怕的,但反映出來的是過往所承載過的現實。
?
所以我在電影制作中會做很多這樣的挑戰,比如說讓亡者突然地出現。亡者如果是非??膳碌男蜗?,這就變成了恐怖片。但是也可以是一個非常安靜、平和的幽靈。通過這種方式,把亡者和生存共存的感覺盡可能地表現出來。


《東京奏鳴曲》回歸家庭問題


家庭,尤其是夫婦關系,是黑澤清電影中經常會出現的元素,無論是回歸現實風格的《東京奏鳴曲》,還是充滿懸疑氛圍的《毛骨悚然》,黑澤清都嘗試探討家庭內部存在的矛盾和問題。
?
“《東京奏鳴曲》這部電影并不是從零開始的。我參加威尼斯電影節的時候認識了一位香港制片人,他想跟我一起工作,就問我說能不能拍一部關于東京一家四口的電影。
?
朋友的一些忠告和建議,我覺得是非常重要的,對我電影的創作是非常有價值的。


我拍的電影很多都是兩夫婦的故事,這偶然成了我一個非常重要的主題。為什么會這樣呢?最大的原因是因為我正好居住在東京,也是兩夫婦在一起生活,所以我愿意針對夫婦問題、家庭的問題,對于我來說是身邊的問題,也是觀眾都會在意的問題。

最新作品《旅途的結束,世界的開始》


今年,黑澤清應朋友的邀請,前往烏茲別克斯坦拍攝的電影《旅途的結束,世界的開始》在本屆海南國際電影節的影展上和中國觀眾見面。
?
這部電影為慶祝日本和烏茲別克斯坦建交二十五周年而制作,不同于傳統獻禮影片,黑澤清通過外景主持人葉子(前田敦子飾)的視角,表現文化差異下人與人的交流和疏離。


“烏茲別克斯坦對于日本人來說不是非常熟悉的國家,當我的朋友邀請我拍攝的時候,我覺得這部作品和我過往的作品有很大的不同,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影響。
?
我過去拍攝了很多電影作品,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制片人拿著劇本來問我要不要拍成電影,但是這一次情況不同,是我的朋友聯系到我,問我有沒有興趣去烏茲別克斯坦拍電影。他說他有一個報道,希望可以寫成劇本然后拍成電影,我覺得這樣的主意非常好。
?
女記者在國外經歷很多意外的設定,來自于我個人的經驗,在日本有非常多這樣的綜藝節目,我自己也非常喜歡看。所以我在想如果女主角是綜藝節目主持人,在對外國一無所知情況下被派到外國進行拍攝,這期間自然就會出現很多的意外,所以我把自己生活中的經歷作為情節元素加入到這部作品中。


我做了很多年的電影,想做的事情很多都已經完成了,但是還有很多事情年輕的時候想做,但是到了這個年紀就有一點力不從心了,所以在拍攝的過程中,我也會把自己懷有的遺憾投射到女主角葉子的身上。
?
飾演葉子的演員前田敦子不知道大家是否熟悉,她原來是女子偶像團體的歌手,但是她最初也是抱著成為電影演員的夢想進入演藝圈,結果成為了非常有名的偶像歌手。
?
但是偶像歌手和女演員的身份是不一樣的,她始終在朝著女演員的方向努力,所以葉子和前田敦子有很多重合的地方。


電影中還出現了一個劇院,是當地非常有名的旅游勝地,由日本人參與協助建設,是日本跟烏茲別克斯坦兩國友好關系的象征。
?
制作人跟我說,烏茲別克斯坦方希望在電影中出現這座劇院,所以我要把它作為電影的一個場景。怎樣來使用這個劇場呢?我突然想到,我的主人公可以在劇場里唱歌。因為主人公的夢想是成為一個歌手,正好可以用這座劇場來展示她的歌喉。


本場大師嘉年華還邀請了王翀、仇晟、肖洋等中國青年導演與黑澤清進行創作交流。
?
王翀:黑澤清導演您好,我想問一個具體的問題,您和徐匡慈這樣對話的場景里面,您會怎么拍來傳遞出恐怖的氛圍? ???
?
黑澤清:這個問題非常有意思,而且非常重要。兩個人現在正在對話,我們不能同時拍他們兩個人的臉,這是一個重要的點,兩個人不能同時出現在一個鏡頭中。
?
怎么樣去拍攝,這和導演的拍攝水平、審美都有很大的關系。比如說我們兩個人坐在這里,如果有一方是背對著鏡頭,我們就會有一種對未知的恐懼。
?
背對的一方我們看不到他的表情,說不定他背著鏡頭說了非常惡毒的話,但是我們無法通過表情來猜測他的情緒,這里就給人一種未知的感覺。
?
我背著鏡頭說了些壞話,但是轉過來臉卻是笑呵呵的,這樣就會有反差。我們作為導演必須去引導觀眾的情緒,讓他們產生恐懼的感覺。


王翀:您在拍攝懸疑片或恐怖片的時候,有沒有發生過類似的靈異事件?
?
黑澤清:經常有人問我這個問題,非常抱歉,其實我自己本人沒有遇到過,雖然我們拍的是恐怖片,但其實現場的氛圍非常融洽,大家都是笑呵呵地在工作,在拍攝的過程中,可以說完全沒有那種很可怕的經歷。
??
提問:您在構思恐怖情節的時候會讓自己害怕嗎?怎么樣判定情節足夠驚悚、足夠恐怖,或者最后呈現在電影里面的樣子已經足夠傳達給觀眾了? ???
?
黑澤清:我會用很冷靜的態度進行拍攝。但是如果演員的演技非常好,,他的情緒也會傳染給我,對于導演來說,很難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
我想要非常直接地把這些情緒傳遞給觀眾,但是最終觀眾感受到什么樣的情緒是他們自己的感受。
?
當然我們拍攝恐怖片,要讓所有的觀眾有恐懼感,最簡單的方法是放一些非??膳碌穆曇?,即使不看畫面,只是聽那樣的音樂都會感受到情緒。
?
但是我自己不會過多地采用這樣的方法,電影還是要讓觀眾去看的,通過畫面和其他的元素,讓觀眾能夠第一時間有自己的感受出來。
?
所以我們不能依靠音樂去表現這些情緒,我是這樣的想法。電影是一個視覺加聽覺的藝術,我們要把所有的元素結合在一起,但是我自己的作品不一定要讓所有的觀眾都感受到相同的情緒。
?
徐匡慈:1999年您拍攝的《荒涼幻景》是電影院里最奇幻的電影,它很安靜、很壓抑,您是有意用這樣的方法去增加電影里面的張力嗎?
?
黑澤清:這部作品其實并不算是一部恐怖片,我覺得對于觀眾來說是非常特別的體驗。
?
打個比方,我們在一個安靜的房間中,有什么東西突然掉下來的時候,會覺得很可怕。所以我做恐怖片的時候,并不是特別地依靠音樂,反而會盡量地減少聲音,讓觀眾覺得不安,他會思考之后的情節會怎么發展,為什么會這么安靜。所以聲音可以很好地合理利用,也可以有意識地不添加聲音,這是我的手法。


肖洋:您的《X圣治》里面的催眠術是否真的存在?
???
黑澤清:這個問題有點難回答。催眠術實際上是存在的,而且是被使用的。這是一部架空的、虛構的電影,在其中我用了非??鋸埡蜆O端的方式來使用催眠術,但是在現實中催眠術并不可怕,也不是那么簡單就能夠操縱別人的,只是引導別人產生錯覺的一種醫療技術。


肖洋:去年有一部日本電影《攝影機不要?!?,不知道您有沒有看過?您對這部電影是否認可,對它有怎樣的判斷和看法? ?
??
黑澤清:我看過,而且非常享受這部電影。低預算、自主拍攝,從這個范疇來說是非常有意思的作品。在日本,它跟商業電影同樣的規模上映,而且非常成功,我覺得是拍得非常好的電影,而且是值得微笑的電影。您也看過這部影片嗎?看過的話您是怎樣認為的呢? ???
?
肖洋:我也特別喜歡這個片子,去年知道這個片子的時候我在美國拍戲,等我看完了之后想去跟美國工作人員交流,發現美國那邊的工作人員也全部都看完了,他們第一次特別認同一個日本的恐怖片,突然在這個電影上世界大同了,我覺得挺有意思的,我個人非常喜歡這部電影。無論成本與否,我覺得是電影導演的腦洞,給這樣的類型片打開了一個口子,我覺得是這樣的。謝謝您!


仇晟:您的電影布景都很有特點,經常使用極簡的顏色和裝飾,我一度認為你的電影都是搭景搭出來的,后來看了采訪發現大部分是實景拍攝。您做出這樣美學選擇的原因是什么?如何讓實景和布景顯得統一?
?
黑澤清:非常感謝你能夠這么細致地去欣賞我的電影。我的電影大部分都是實景拍攝的,為什么要這樣做呢?因為我的預算有限。有時候我也會拍背景,但是比較少有搭景的情況。就像我剛才說到的,我的電影里面所反映的就是外面沒有拍到的部分,也是觀眾最在意、最關注的部分。

《毛骨悚然》
?
可能是什么都沒有的天空,或者是窗外出現很有意思的東西,但是看得不是很清楚,讓觀眾產生興趣、產生好奇心。我們會在窗戶上下很多功夫,這是我平常拍攝過程中的一些心得。
?
活動的最后,黑澤清也給年輕導演提出了一些建議:
?
“大家應該都有拍過不少的作品,而且已經有了一定的名聲,我希望大家能夠在電影這條道路上繼續努力。
?
現在是數字時代,所以年輕導演會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主題,在30歲這樣年輕的年紀就能通過電影把自己的風格呈現出來,而且在這條道路上付出了很多的努力,我覺得這些年輕導演都是非??尚湃?、可靠的。


非常遺憾,我并非出身于數字時代的人,所以對最新的技術了解得不是很深。盡管我拍攝了恐怖片、家庭片還有一些涉及黑社會的影片,但是年輕導演能夠拍攝的電影類型會更多,自由度會更高,大家可以決定自己到底要拍什么樣的類型。
?
如果你有能力,或者你能夠拍某種類型,我覺得可以先試著去拍攝,這一點很重要,拍了以后就會出現一種欲望,就能夠拍得更多、拍得更好。
?
年輕的時候(指40歲之前)盡可能地拍攝各種類型的電影,不一定要確定或者限定在某個類型上。我覺得年輕的時候我們的方向是非常多的,可能有一些方向是你自己現在根本無法想象的,或者是看不到的,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例子。
?
其實也是在有限的條件下,去拍攝我所能拍攝的影片。我相信人是有著無限的可能性,而且電影是能夠把我們這樣的可能性發揮出來的事物,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在各種方面做出挑戰。

  
本文由 @頭條 原創發布于拍電影網,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分享到
0條評論 添加新評論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立即注冊
相關推薦
熱門標簽 更多標簽 >
Top 北京pk10七码全年可用